【治国理政当地谈】向社会公敌“言论冤案”说“不”!

在最初的抱负设计里,言论监督是为保卫我们探求本相与向往公平允义之天性而生的,被有些人称为司法、立法、行政之外第四大国家权利。

不容否认,在我们人类文明开展的进程中,言论监督的贡献无可代替。随同着互联网的开展,尤其是网媒和自媒体的诞生与繁荣,原有的言论监督生态已被重构,言论监督的作用与位置也抵达了前史高峰。

在制约言论监督权利稍显乏力的今天,言论监督的不妥或过错使用屡见不鲜,乃至采纳炮制传达谣言、选择性报导、不真实报导等极端手法,往往变成 言论冤案 ,社会公信、品德与法治的底线一再被腐蚀和打破。有必要指出的是, 言论冤案 影响的不只是社会评价,更是实打实的工作处置与司法审判,抉择了当事人、某个群体的利益得失与某个行业的改造与开展,深远的影响则是我们的世界观、价值观和人生观,更有整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走向。例如,我们国内网络黑五类(公务员、城管、教师、医师、差人)标签化、PX和废物发电厂项目妖魔化等等已成撕裂社会和戕害开展的恶疾,而 阿拉伯之春 让中东横尸遍野,也已让欧洲支付血的价值。

在我们的传统思维里,往往认为冤案只存在于司法领域,而忽视了 言论冤案 的真实存在。司法冤案是我们人类社会的公敌之一,那么 言论冤案 相同也是公敌。面对司法冤案,我们早已同仇人忾,群起攻之,但面对愈演愈烈的 言论冤案 ,我们不少人却视而不见,闭口不言。而那些勇于揭露 言论冤案 者,不是被掐着喉咙,就是被污名化,理性的声音无法有用传达,一切言辞都被视为 洗地 ,有时爽性被拿掉发话器。如此乱象,究其原因,大致有三:

一是 自在 逆鳞不可触。在所谓 言辞自在 、 新闻自在 、 新闻监督 、 意图正义 等冠冕堂皇之理由的讳饰下,监督言论监督成为肯定禁区。

二是法规制约尚乏力。行有行规,言论监督不缺相应的法令法令,而是缺对违法法规者的有力惩办,也短少对理性监督言论监督的引导与支撑。

三是利益驱动太张狂。一位朋友在微信群里通知我们,他曾问南边某大报的一名记者,为什么有的媒体那么没节操。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,赚到钱就好。除了经济利益之外,政治利益的驱动相同很多存在。

让我们感到欣喜的是,国家层面正在不断加强对 言论冤案 的防治工作,民间自发的正义言论监督力气也在窘境中逐步生长,对 言论冤案 的防备、揭露与惩办的密度与力度越来越大,不少诽谤传谣者、新闻敲诈者相继被依法冲击,言论监督困难地逐步回归正路。比如说,本年4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开通报《财经》杂志微信大众号等15家媒体发布《春节纪事:一个病情加剧的东北村庄》等虚假失实报导,近日国家网信办又组织开展全国跟帖评论专项整治,这都是在向 言论冤案 这一社会公敌说 不 。

相关阅读